蓝湿父ShitFool

近期摄影汇总。告别一些人一些事之后,又是新的旅途。不再留恋那座灯塔,漂在海上,心在燃烧。

为了生活独自努力,看不到目的地,回头也没有退路。他在这个喧嚣的城市里沉默,在这个迷宫般的街头穿梭。终于,他的身影消失在朝阳之中。

原创歌曲《四月惊惶》,写于一段迷茫的时光。

自己画的像素盆栽格鲁特,期待银河护卫队2里的格鲁特宝宝。

选取了云南之行十张随手拍的照片。昆明,大理,丽江,玉龙雪山,在牵挂中过着圣诞。真希望能和你一起去各种美丽的地方旅游。@瓦下冰凌 

上海OOR演唱会之行。对未知的城市总是充满好奇,也就多了一份心思去欣赏风景。

近期摄影。

西安之行,拍了一些照片,尝试着用不同的视角去观赏身边的事物。在西安的时候一直想着南京和家乡,想着那些让我留恋的人和事,也终于了解到了“漂泊”的含义。套用一句歌词:漂在海上,心在燃烧。

8月18日。

师傅不说话,只是长叹了一口气

这是四月时写的文章。某天做了一个神奇的梦,关于心地善良的妖怪的故事,于是决定记下来。

  师傅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出洞了,我有点担心。这几天给她送吃的,退出洞口的时候总能听到从昏暗的洞内传来的叹气声。

  师傅是猫妖,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,据守在这个偏僻的山上,经历的大风大浪也是我无法想象的。

  可是师傅吃素。哪怕菜里放了一点猪油,她都不要。自我被她收留那天,就被告知不许吃荤。刚开始几天我无法忍受,一度跑下山想偷村口的鸡吃,可是每次刚要得手的时候就被她抓了回来。

  “为什么?!为什么我就一定要跟师傅吃素?”在她的洞内,我愤怒地问她。

  师傅永远都是在干草上打坐,背对着我。光线从洞壁上的裂缝里穿过,打在她的身上,朦胧而又神圣。

  “你已经不是野兽了,你是妖。若过不了这个坎,再过个千年万年,你也依旧只是一只妖。”

  我是一条狗,流浪狗。

  在我小的时候,曾经历过一段困难的时期。大雪封山,食物找不到,我已经饿了几天了。最终,我选择冒险去山下的村子里偷鸡吃。双眼昏花的我触动了陷阱,被村民打了一顿。眼看着我就要被打死之时,人群中钻出一位身着白衣头戴纱笠的女子,花钱买了我,人群这才散去。

  她施法复原了我的伤,我便一直跟着她。这命是她给的,我想报答她。

  “你走吧,别跟着我了。”她背对着我说。

  她走,我也走;她停,我也停。她撵我,我便离远了望着她。

  终于,拗不过我,她叹了口气,说道:“想要报答的话,我收你便是了。但是这其中经历的千辛万苦,你可得忍着。”

  就这样,一猫一狗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。

  师傅守护着这山和山下的村子安定,承担起了山神的责任。

  真的山神去哪儿了?一个猫妖又是为什么成了山神?这些问题我不知道,师傅也不说。

  然而山神不好当,有一回村民不小心挖断了山泉,紧接着山上大旱,蝗虫数量猛增。眼瞅着村民一年的收成就要泡汤了,师傅急的跑去求助龙王了。不知道师傅跟龙王怎么约定的,雨下了三天,好歹遏制住了蝗虫,但也泡烂了庄稼,还发生了泥石流。

 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师傅都窝在洞里不出来,就像现在这样。

  师傅不再只是叹气了。我给她送了吃的,将要退出来的时候,她喊住了我。

  “你去村里看看吧,有什么事要发生了。”

  我照做了。

  在村口的山神庙前,我看到村中几个长老在议论。

  “河前村和河上村把他们的山神庙建在了一起,这样能增加香火。要不我们也把山神庙和他们的建在一起吧?”

  我回去禀报了师傅。

  “无知。”她幽幽地说,“就是因为他们把山神庙建在了一起,两个山神互看对方不顺眼,互相给对方找麻烦。”

  “你回去告诉他们我不同意。”

  我便又跑了去,化成原形当着他们的面在庙里用狗尿浇出了“勿动”两个字。

  “哪里来的狗!敢在山神庙里撒尿!”他们把我撵了出来。

  结果很不好,尽管有一部分人觉得是山神显灵让他们不要动山神庙,可是村中几位长老执意要把三个村的山神庙建在一起。

  在师傅的洞窟里,师傅依旧背对着我盘腿打坐。我跪着,心里很愧疚:“师傅我搞砸了。”

  “不必愧疚,结局已经注定。”

  “卷入纷争的话,那两位山神岂不是发现师傅是只妖?”

  师傅没说话。

  心里越想越气,我站起来说道:“为什么?!师傅为什么要一直偏袒这群愚笨之人?师傅为他们做了那么多,可是他们却尽干傻事!”

  师傅摇摇头,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• 尾声

  “这是我师傅的故事。”我说。

  “后来呢?”面前的徒弟麻雀问道。

  “后来啊,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,等下回再说给你听吧。时候正好,你该去山下看看了。”

  “是,师傅。”

  麻雀退了出去,只留我在这个偌大的洞穴里。这是我师傅打坐的地方,而此刻我正坐在这。

  师傅已经不在这儿多年了,有时候我还是会很想她。我理解了她当初为什么执意要守护这片土地,为什么不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自由的生活去。

  大概是在这片土地上无法抹去的回忆吧。

  我叹了口气,继续打坐。